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闺门生香 > 十五、曲终人不散,有情自成欢 番外终

十五、曲终人不散,有情自成欢 番外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祁云欲把手挣脱开,可他却越收越紧,她不禁拉长了脸,“那还不放手?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不仅没松手,还突然把她拉到怀中圈得紧紧的,在她旁边轻笑言道,“我为何要放手?再放手你不得还跑?”
  
      本以为自己软硬兼施一定会让她手足无措,可没想到祁云突然伸长脖子朝门外呼喊起来,“爹,救命啊!”
  
      她嗓音刚落,只听房门外传来一老头儿训骂声,“姓江的,说话就好好说,要再欺负云儿,看老夫毒不死你!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目愣身僵,下意识的松开双臂。
  
      祁云突然掩嘴,“噗!”
  
      她只是想吓唬他而已,没想到爹如此配合,看样子,他和天宝一定在门外偷听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,她脸颊微微泛红,耳根也开始发烫。
  
      而江离尘脸黑到了极点,好在没人撞门进来,他朝身旁女人看去,压低声音恼道,“别以为有你爹撑腰我就不敢把你如何,早晚收拾你!”
  
      祁云对他伸直脖子,不屑的冷哼,“你当真以为我怕你?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再次伸手,欲将逮住。
  
      祁云早有防备,闪身躲过了他‘魔爪’并逃到桌子后,还不忘朝他挑衅,“你再对我动手动脚,我立马让我爹进来!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握着双手,没好气的磨牙,“给我过来!”
  
      祁云哼了一声,转身要走,“我困了,不想同你闹。”
  
      见她要去开门,江离尘软了语气,低沉道,“去哪?就不能留下来么?”
  
      祁云怔了怔,背对着他摇头,“你让我好好想想,我……我还不习惯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着她离开,江离尘又是一阵失落,眸光也涣散无神。<>他又不做什么,就想单独同她说说话而已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翌日一早,小二再次带了祁老的话给他们俩。原来今早天没亮祁老就带着天宝先回京了。
  
      祁云目瞪口呆,看着江离尘眼中暗藏的笑意时,她深深有一种被自家老爹卖了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她知道爹有意撮合他们,可是他也该知道江离尘很可恶,把她丢给江离尘,爹就不怕她被人吃干抹净?
  
      于是她不顾江离尘反对,执意要退房,立马启程回京。
  
      江离尘拿她没撤,现在正是讨好她的时刻,只能顺从她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,他牵着马儿走在后面,被冷落的滋味让他脸色越来越难看。走了一个多时辰,前面的女人都不曾回头看他一眼,能不窝火?
  
      直到路过一处溪水边,祁云才停下坐在路边草垛上,打开包袱刚把干粮取出,一高大男人突然挡住了她视线。
  
      看着他紧绷的俊脸,她眼睫微颤,把手中干粮递给了他。
  
      江离尘神色瞬间缓和了不少,不客气的把干粮接过,“算你还有些良心,还知道担心我挨饿。”
  
      祁云抬眼,眸中含着一丝鄙夷,“谁担心你了?我不过是怕你饿死没人牵马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闻言,江离尘差点吐血,刚刚恢复的好脸突然间又难看起来,“你再说一次试试?”
  
      祁云扭开头,不理他。<>
  
      偏偏她越是如此江离尘越不甘心,霸道的在她身旁坐下。
  
      祁云忍不住瞪他,“这么宽敞的地方你就不能坐别处?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冷哼一声,突然抱起她把她放自己腿上。
  
      祁云哪里会同意,立马挣扎起来,可越是挣扎,那双手臂越收越紧,气得她再没法冷静,“江离尘,你再这么过分我可真跟你翻脸了?”
  
      这就是他说的‘重新开始’?不还是那个样子,一点都不尊重她!
  
      她胡乱的挣扎让江离尘也失了些耐性,他一个正常男人,哪里经得住她如此撩?不好美色不代表他没*,这女人一点都不理解他的忍耐之苦。
  
      “别动!”他沙哑的在她耳边低喝,“再动一下可别怪我乱来了!”
  
      祁云猛得僵住身子,两侧脸颊像染了胭脂般,红得极其不自然。
  
      见她总算听话了,江离尘也不再抱怨,只是将她脑袋按在胸口,俯首在她秀发间平复内心的燥热和难耐。
  
      “我有心要你,不是儿戏,更不是一时冲动,你可否对我上点心?”
  
      祁云一动不动,紧靠着他胸膛,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,被他气息包围着,只觉得自己心跳都加快了不少。不可否认,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,清爽干净,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雅香。
  
      她慢慢的放软身子,突然在他怀中抽泣,“那你也别这么霸道!他们都说你人好,可我就没觉得你多好。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微微一怔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这女人还知道撒娇?
  
      捧着她的脸抬起,看着她眼里的委屈,他不禁哑然失笑,“对你我何须掩饰自己?也就你能让我大动肝火,换做他人试试,我才懒得理睬。<>”指腹轻柔的擦拭着她眼角,他深邃含笑的眸中多了一丝宠溺,“一直以来你都排斥我,那你说说,你要我如何做才能接受我?”
  
      祁云扁着嘴,“你心里还有她吗?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突然沉下了脸,“我说你已经取代了她,你会信吗?”
  
      祁云咬着唇扭开头。
  
      她都问得如此直接了,江离尘哪敢逃避,更何况他自觉并未理亏之处,有何可逃避的?想到他们被关在一起的那次她说的话,他也没办法继续沉默,扳回她脸蛋,逼她看着自己,一字一字道来,“我问心无愧,没什么可隐瞒你的。就算你那夜听我唤过她的名又如何,你可知道你在喊‘疼’的那一刻我就清醒了?我是糊涂了一时,可我也清楚的知道跟我一夜缠绵的人是你而不是别人!”
  
      祁云微微一怔,眼里露出一丝诧异,“你是清醒的?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脸黑的瞪着她,“我有那么糊涂么?只不过没看清楚你模样罢了,要不然早抓到你了!”
  
      祁云又低下头咬唇,只不过这一次耳根突然发烫,两只耳朵都变得红红的。那一夜她终身难忘,就算同样没看清楚他模样,可从儿子的五官上依然能联想到他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看着她难得羞涩的模样,江离尘低下头,在她耳旁轻笑,“你盗了我玉佩,不就是盼着这一日我来找你么?”
  
      祁云脸红得都快滴血了,“谁盼着你了?我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大禽兽!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不怒反笑,继续在她耳旁吹着暧昧的气息,“那一日强行要你也是因为激动,虽你我刚相见,可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女人了,你说我还能漠视你?”
  
      祁云脸红筋涨的推开他脑袋,“别说了,你再解释也无用,坏就是坏,再解释你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一手搂着她,一手将她两只手腕捉住,看着她满脸羞红恨不得找地缝钻的样子,心情犹如雨后放晴,暖得心尖儿也都酥了。
  
      这算是他们第一次*吧?
  
      别说,他还真喜欢看她这发娇的小模样,不施脂粉的脸蛋犹如花儿绚烂,秀色中自带娇媚,比起她冷漠的样子,好看了不知多少。
  
      他没否认过她的美,只是她脾气怪,实在让他难以招架,就跟一朵带刺的花般,想要触碰她总是把他给刺伤,每每都让他恼怒不止。
  
      额头抵着她的,他几乎用近了自己的温柔,轻喃问道,“可是因为那两次都弄疼你了,所以你不愿再同我亲近?”
  
      祁云羞赧得开始掐他,“让你别说了你还说!”
  
      她柔软的身子就在怀中,诱人的红唇也近在眼前,江离尘笑颜扩大,忽然截获住她红唇,趁她没反应过来长驱直入……
  
  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亲她,比起昨夜的霸道,此刻的他明显温柔了许多,至少没让祁云觉得难受。她羞涩的抓紧他衣襟,虽不知该如何回应,可也没挣扎,就这么任由他的气息一点一点倾入她心间。
  
      随着她身子放松,江离尘激动不已,光是亲亲似乎已经满足不了,双手也开始在她身上游移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他身子的变化又快又猛烈,一瞬间那结实的胸膛像着火般炽热,祁云猛得推开他的脑袋,嗔恼道,“你就不能规矩些!”
  
      江离尘心有不甘的去咬她耳朵,“还要如何规矩?同你错过两年多,你说,你欠了我多少?”
  
      他生气时特让人讨厌,就跟寻仇般,可他这般温柔深情的模样,祁云也有些招架不了。跟他有肌肤之亲是事实,可是谈情说爱对她来说实在陌生,也让她手脚无措。
  
      推开他,她一溜烟的跑了。
  
      怀中一空,江离尘又绷紧了脸。他说的都是实话,又哪里惹她不高兴了?
  
      顺着溪水,祁云虽没回头,可也逐渐放慢了脚步。渐渐的身后有人靠近,放在身侧的手也被一只温暖阳刚的大手紧紧抓住。
  
      她低着头,任由他牵着朝前走去……
  
      有些期盼,她无法向人诉说,有些心事,她也只能深藏于心,可她不论如何掩藏,也骗不过自己,哪怕知道是一种奢望,她也想静静的等着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罗魅开始害喜,虽反应不是太大,可南宫司痕还是规定她每日静心养胎。
  
      这日慧心在房里伺候着她,慧意按吩咐去厨房煮了一些清淡的粥。
  
      端着食盘的她从花园经过,正巧碰上不知从哪里回来的墨白,见他脸色不怎么好看,而且手撑着后腰,于是上前问道,“墨护卫,你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墨白拧着浓眉道,“无事,就是练武的时候把腰伤到了,我来找王妃要点治伤的药。”
  
      慧意紧张看着他,“要紧么?”
  
      墨白摇头,“还好,只是最近怕是不能练功了。”
  
      慧意看了看不远处的卧房,好意提醒他,“墨护卫,王爷这会儿正在房里陪王妃,你还是别过去了。我帮你去给王妃说吧,一会儿让人把药给你送去。”
  
      墨白点了点头,“好,那就有劳你跟王妃说一声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语毕,他一脸痛苦的转身,反手撑着腰一扭一扭的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慧意不疑有他,看样子,墨护卫伤得不轻啊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罗魅小口小口喝着粥,听说墨白受了伤,赶紧朝南宫司痕看去。这家伙何时如此笨了,练功也能伤到自己?
  
      南宫司痕抿了抿薄唇,不予评价。
  
      罗魅心里暗笑,猜到一些,于是对慧心道,“慧心,你去药房拿瓶药给墨白送去,记住,绑着红绳的那个白瓶,别拿错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说墨白受伤,慧心也有些紧张,再听罗魅吩咐时也答应得很快,“是,王妃,奴婢这就给墨护卫送药去。”
  
      看着她离开,罗魅不仅勾唇,看样子有人是要出招了!
  
      南宫司痕随后让慧意出去守着,看着罗魅把粥喝完才又让她躺着,还不忘警告她,“你现在只需养胎,别的事少插手。”
  
      罗魅摸着平坦的肚子,白了他一眼,“又不是头胎,有什么好紧张的?”
  
      南宫司痕手掌覆在她肚子上,轻柔的来回抚摸着,眸色都带着几分柔和,“这是女儿,应从娘胎里就要教导她规矩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